設爲首頁丨 收藏本站丨 關于我們

搜索丨

首頁 > 熱點資訊 > 焦點新聞

“禮贊70年”系列報道之二十八 從計劃經濟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發布時間:2019-08-28 10:31:17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國紀檢監察報 字體大小: 大 中 小 分享至:

1566959337643500.jpg

1566959376185286.jpg

全國統一的供銷合作社系統于1954年建立,形成了一個上下連接、縱橫交錯的全國性流通網絡。這是上世紀60年代,人們在供銷社裏選購商品。(資料圖片)

1566959422159293.jpg

我國97%的商品已經實現市場調節價格,勞動力、資本、科技等重要生産要素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這是2017年4月15日,第十五屆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在深圳啓幕,來自72個國家和地區的4600多個專業組織、培訓機構、高等院校、科技企業和人力機構參與,共有8場招聘會1258家用人單位提供31380個職位面向海內外高端人才進行招聘。(資料圖片)


8月的北京夜晚,簋街胡大飯館門前總是排起長隊。胡大飯館平均每天要消耗約4噸小龍蝦。

小龍蝦是吃出來的産業。小龍蝦本來僅用作餌料,經過近二十年消費拉動,形成了年産值3000億以上的産業鏈。很多地區把小龍蝦作爲主導産業扶持,自2001年起,江蘇盱眙已連續舉辦19屆小龍蝦節,2004年注冊“盱眙龍蝦”,進入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産品名單。

從餌料到千億産業,一只小龍蝦,折射出政府和市場“兩只手”的同向發力。

社會主義能否搞市場經濟,計劃多一些還是市場多一些,如何讓政府和市場充分發揮各自優勢?這些問題,曾經長期困擾著我們。七十年來,黨領導人民不斷深化對社會主義建設規律的認識,成功找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發展道路。這是一部思想解放史、實踐探索史。

新中國成立後,實行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有照搬蘇聯經驗的一面,但很大程度上是根據當時中國的現實需要作出的選擇。在一窮二白的條件下,采取統一的計劃管理體制,對于合理配置有限的資源,迅速建立起工業化初步基礎,具有曆史性作用。

1958年,全國大力發展鋼鐵工業,鞍山鋼鐵廠需要從全國抽調上千名技術人員。

遠在湖南團山湖農場的雷正興,提出申請要求到鞍鋼參加祖國鋼鐵建設。有人問他:“東北天氣冷,生活不習慣,工廠裏的活還重,你不怕嗎?”雷正興回答:“不怕,東北不是也有工人在勞動嗎?人家能幹,我就能幹。”

填報名表的時候,雷正興正式改名雷鋒,金字旁的“鋒”,讓他覺得自己有鋼鐵般的力量。

1958年11月,雷鋒來到鞍鋼。由于在農場開過拖拉機,他被安排去洗煤車間學開推土機。這讓他有點想不通,找到車間主任問:“我是爲祖國煉鋼來的,爲啥讓我當推土機手?”車間主任說:“煉鋼光靠幾座平爐不行,還需要礦石、鐵水、焦炭、煤氣等,缺少哪一樣都不行。大工業生産就像一架機器,缺哪一顆螺絲釘也不能轉動。”雷鋒當場表示,“我就甘當螺絲釘了,黨把我擰在哪裏,我就在哪裏使勁!”

全國支援鞍鋼,鞍鋼也同樣支援全國建設。從上世紀50年代起,鞍鋼先後向各地輸送鋼鐵建設人才12.5萬名,援建了包鋼、武鋼、攀鋼、水鋼等10多家國有大型鋼鐵企業。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新中國工業從無到有發展了起來。

把計劃經濟看作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征,否定市場經濟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存在和發展的可能性,成爲相當長一段時間裏不容置疑的原則。然而,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計劃體制的弊端日益明顯暴露出來:政企職責不分、條塊分割,國家對企業統得過多過死,分配中平均主義嚴重,嚴重束縛了各方面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使本應生機盎然的社會主義經濟失去活力。

計劃經濟的老路行不通,經典著作上也找不到答案,中國該往何處去?理論和實踐呼喚著突破。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改革開放,開始了從計劃經濟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懈探索。

雲貴邊界,深山峽谷,372米的落差。

“魯布革”,本義爲布依族語言中的“不知道”,被勘測人員誤作地名,標入地圖。但就是這個“不知道”,上世紀80年代引發了對傳統計劃體制的強烈沖擊,“魯布革沖擊波”寫入中國改革開放史。

1982年,國家決定將魯布革水電站作爲水電改革開放試點。黃泥河畔,兩支隊伍,兩種模式,展開了一場較量。

一支隊伍是日本大成公司。日方僅派來30人管理團隊,以市場化方式,從水電十四局合同制聘用424名工人,承建的引水系統工程不僅工期提前5個月,而且質量優良。

另一支隊伍水電十四局,延續用行政命令組織施工的體制,承建的廠房樞紐工期落後近百天,首部樞紐工期整整落後一年,能否按期截流成爲疑問。

兩種模式的不同,一線工人體會最深。一次,中方工地急需一種特殊鑽頭,挪威專家想方設法用最快的速度從奧斯陸空運過來,卻被擱在某辦公室裏閑置半個多月。與之鮮明對照,大成公司的吉普車全部停在施工現場,供工人辦公事用。

工資是體制的集中反映。一位當年的台車工回憶:“在十四局拿等級工資,月收入大概50元。到了大成,每月加上獎金能有200多元,最多的一個月930多元。發的大多是1元券和角票,沒東西裝錢,就用安全帽裝了滿滿一帽子。”大成按照技能高低和工作效率發放工資,大大激發了工人的幹勁。

1985年2月,時任水利電力部部長錢正英來到魯布革。她穿著布鞋,就走進了大成施工的隧洞。洞內幹淨整潔,原料工具井然有序,每次爆破之後,煙塵三分鍾就隨通風管道吸出。當她來到十四局施工的隧洞時,不得不換上水鞋,因爲洞裏汙水橫流,十分雜亂。

同處一條河,同幹一個電站,同樣是十四局人,兩者差距爲何這麽大?魯布革像一面鏡子,照射出計劃體制下基建行業的弊病:體制不順、效率低下、隊伍龐大、包袱沉重。

1985年11月,經國務院批准,水電十四局參照日本大成公司項目管理經驗,組建現場指揮所。精減管理機構,優化勞動組合,改革分配制度,強化技術措施,使用先進設備,不但搶回了耽誤的工期,還創下泄洪洞大斷面開挖月進尺245米新紀錄,最終,電站提前108天建成。

市場經濟體制和中國人吃苦耐勞的精神相結合,創造了魯布革的奇迹。1987年6月,國務院決定在工程建設領域全面推廣魯布革水電站工程的經驗。“魯布革沖擊波”,突破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建設管理模式,打開了中國工程建設走向市場化的一扇大門。

改革由問題倒逼而産生,又在不斷解決問題中深化。從“計劃經濟爲主、市場調節爲輔”到“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從明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到“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我們廓清“姓資姓社”迷霧,擺正“計劃與市場”關系,在遊泳中學會了遊泳。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並運行一段時間之後,一些矛盾和問題逐漸暴露,進一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成爲一項重大的理論和實踐課題。黨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廣範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曆史性地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十九大再次強調,“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是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規律認識的一個新突破,標志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位于深圳南頭半島的前海,昔日的灘塗如今高樓林立,高端産業聚集,十八大以來,平均每年誕生超過3萬家企業。

2016年,隨身寶科技創始人郭玮強到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參觀,寬敞的辦公空間、高效的服務體系、完善的生活配套,特別是公開透明的政策法規環境,讓他當時就做出留下來的決定。如今,公司成功完成兩輪融資,生産的智能銀包、智能行李箱遠銷海外。

企業成長背後,是市場與政府的各得其所、相得益彰。以投資便利化、貿易便利化、金融開放創新、事中事後監管、法治創新、體制機制創新、人才管理改革爲特征,“前海模式”成爲深圳速度的新概括。

七十年的探索實踐說明,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經濟的一般規律,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必須遵循這一規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並不是起全部作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互爲補充的。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關系,把“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的作用都發揮好,就能極大激發廣大人民群衆的創造性,極大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産力,極大增強社會發展活力,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大優勢。

8月18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正式發布。40年前,深圳“敢爲天下先”,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與完善破冰、探路。如今,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深圳再出發。(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趙林)

編輯人員:肖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