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丨 收藏本站丨 關于我們

搜索丨

首頁 > 廉播聚焦 > 電視節目

第233期《國企之蠹》

發布時間:2019-08-12 15:50:22 來源:四川省紀委監委 字體大小: 大 中 小 分享至:

主持人:

你好,觀衆朋友,歡迎收看《廉潔四川》欄目。

在巴中市有這樣一名領導幹部,他把國企當私企,唯我獨尊;視公款爲私款,予取予求;拿項目作交易,權錢相授。他在短短19個月內,就貪汙受賄1400余萬元。他就是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黨支部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郭森。其以日均貪腐兩萬多的速度,把自己送進了萬劫不複的深淵,也讓公司的發展受到重創,這也是巴中撤地設市以來查處的國企第一大案。

【正文】2018年10月25日,郭森涉嫌貪汙、受賄、挪用公款一案在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審理。

【同期】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我的犯罪事實是清楚的,給社會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給家庭帶來了嚴重的傷害。

郭森,1976年1月生,大學本科學曆。1998年7月參加工作,1997年11月入黨。曾先後擔任巴中市土地勘測規劃設計隊隊長、巴中市國土空間利用研究中心主任等職務。2016年1月,調任巴中市新成立的國有公司秦鼎實業有限公司黨支部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

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2016年2月注冊成立,注冊資本2.68億元人民幣。公司下設建築安裝、勘測規劃設計、商貿服務3家全資子公司。到任秦鼎公司之後,驟然間的大權獨攬很快讓郭森在權力中迷失了方向。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我)秦鼎公司董事長、支部書記、總經理一肩挑。因爲在權力制衡這方面沒有形成好的規章制度,沒有監事會,下面的副手又沒有配齊。換句話說就是一手遮天,很多東西如果不滿我的意,我可以否掉,如果我要想去辦哪件事,就輕而易舉。

外部監督乏力,內部權力集中,久而久之,郭森自然把公司當成了“家天下”。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職工:在公司裏基本上就是郭森一個人說了算,“三重一大”等重大決策從來不征求大家的意見,一切重要崗位基本上安排親戚親信擔任。比如下屬子公司總經理,就是他的妻侄兒擔任的,綜合部副經理就是他的駕駛員。大家都曉得,這些人是爲他一個人服務的。

不僅如此,郭森把“八項規定”精神當兒戲,視財務管理制度爲“牛欄”,肆意用公款處理違規開支,隨意發放津補貼和獎金。

【采訪】巴中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王屏:秦鼎公司發獎金也是他郭森一個人說了算。自己得大頭,其他人喜歡給多少就給多少,少則幾萬,多則十幾萬。

郭森作爲公司主要領導,本應廉潔履職抓發展,然而他卻夥同親信抱團腐敗,嚴重汙染了公司政治生態。

【采訪】巴中秦鼎建安公司原負責人 何峰:要求我們在給秦鼎公司合作的企業當中,在撥款,應該給企業撥付的工程款中,借回了一部分資金來處理秦鼎公司開支的一些酒水或者其他一些支出費用。

【采訪】巴中秦鼎商貿公司原負責人 王鳳林:在郭森的授意下,(我)幫著跑路、辦事,轉送別人給他送的錢財,就是錢,還有就是支使我辦一些違法違紀的事情。

在郭森的“三觀”裏,身爲國企董事長,當然可以爲所欲爲。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置黨紀國法不顧,一方面認爲董事長這個位置多麽多麽重要,另一方面想的是如何如何的自己怎麽過得舒適。

此時的郭森,病入膏肓。其台上口若懸河講廉潔,台下明目張膽搞腐敗,把公司視爲獨立王國,放縱欲望,罔顧法紀。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比如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黨章、黨紀國法、國有企業領導人員從業入崗規定,這些方面,你說看過吧,的確看過,就是瞟一眼,實際上沒有入腦入心。

沒有入腦入心的紀律規矩,哪有醒聩震聾的警鍾長鳴。在近兩年時間裏,郭森利用職權大肆斂財,爲他人在土地增減挂鈎、易地扶貧搬遷、新農村聚居點建設等項目中給予關照,瘋狂收受賄賂720余萬元、港幣10萬元。先後9次通過虛構業務、虛增工程量、提高單價等方式,從秦鼎公司及其子公司套現346萬元,其中162.98萬元用于個人揮霍和家庭開支。

【采訪】巴中市紀委監委第七紀檢監察室副主任 蒲雪松:秦鼎公司經營的每一個項目,郭森都收受了合作方、包工頭的好處,是典型的雁過拔毛;而且都是發生在十八之後,甚至十九大之後都還在貪,是典型的不收斂、不收手。

2017年下半年,接到有關郭森的違紀舉報後,巴中市紀委和市國土資源局紀委隨即展開初核。面對組織調查,郭森不是積極配合,反而不思悔改,公然大肆索取賄賂貪占公款,用來托關系、求運作、搞勾兌,妄圖阻礙調查逃避懲處。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總想以金錢鋪路的方式,去找一些方法化解它,所以這個時候就沒有顧及什麽黨紀國法。

【采訪】巴中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羅思敏:郭森找來相關涉案人員,大打感情牌,約定“共同渡過難關”“打死也不說”。同時積極轉移贓款贓物,將大量贓款及涉案書證分成多份藏匿于農村老家的牛圈、竈爐等隱蔽之處。

在對抗組織審查調查上,郭森可謂“煞費苦心”。他將某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贈與的30%股份改由他人代持,並在市國土資源局紀委調查此事時,又導演了裝飾公司出具50萬借據的“事實”,妄圖以虛假的債務關系,來掩蓋收受幹股的違法勾當。當有人聲稱自己關系深厚、能量巨大,可以擺平組織調查時,郭森趕緊拿出20萬元讓其去運作,結果自然是上當受騙。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我已經是病入膏肓,已經是頭暈腦漲,沒有辦法,反正說有一種病重亂投醫那種感覺,只要有哪方面說好我就去找哪方面的事情。

當預料自己黨紀難容法網難逃時,郭森竟然圖謀大撈一筆,意欲今後有足夠的本錢“東山再起”。在被市紀委監委采取留置措施前一夜,他再次召集“親信”商議後路,僞造三份費用處理申請單共計金額345萬元,打算日後到公司報銷套取,最終因案發未遂。

【采訪】巴中秦鼎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兼總經理 郭森:對自己的欲望膨脹,利益方面來了過後,是不顧一切就爲自己想法設法弄錢,或者撈錢,也沒有把黨紀國法顧在心裏。

2019年1月3日,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貪汙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一審判處郭森有期徒刑十六年,並處罰金100萬元。

【采訪】巴中市監察委員會委員 李秀權:郭森一案影響惡劣,我們利用本案大力開展警示教育。庭審後,迅速制作警示教育片,在市紀委全會上進行播放,要求各級各部門利用該片深入開展警示教育,並組織開展討論,撰寫學習心得,真正做到查處一案、教育一片、警示一方。

主持人:

郭森猶如過山車一般的命運軌迹,帶給我們太多的警示和思考。一方面,企業一把手權力相對集中,在監督制約不夠嚴密和有效的情況下,很容易成爲脫缰的野馬;另一方面,其個人三觀扭曲、德不配位,最終滑向罪惡的深淵。反腐無禁區,監督無死角,加強對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的監督工作,始終是國有企業黨風廉政建設的重中之重。

好,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感謝收看,再見。

編輯人員:劉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