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丨 收藏本站丨 關于我們

搜索丨

首頁 > 廉播聚焦 > 電視節目

第235期《一個勵志典型的蛻變》

發布時間:2019-08-26 15:15:02 來源:四川省紀委監委 字體大小: 大 中 小 分享至:

主持人:

你好,觀衆朋友,歡迎收看《廉潔四川》欄目。

樂山市市中區原政協主席楊建钊,16歲時以峨眉山市“高考狀元”身份考入名牌大學進入黨政機關工作後,短短七年,就從一名普通幹部成長爲副縣級領導幹部,直至主政一方。然而,在掌握一定職權後,他卻長期我行我素,將聰明才智用在了貪腐的歪門邪道上,利用職務便利收受單位或個人財物,從一個勵志典型蛻變成了反面典型。

【正文】2018年6月28日,樂山市市中區原政協主席楊建钊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樂山市紀委監委立案調查。這也是樂山市紀檢監察體制改革後,留置的第一位在職正縣級實職領導幹部。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 易思敏:紀檢監察體制改革後,我們樂山市紀委監委對楊建钊的問題線索進行分析,並通過外調核實,掌握了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有關事實,綜合研判後,依據《監察法》的相關規定,果斷對其采取了留置措施。

浏覽楊建钊的履曆,你會發現,他算得上是一個少年得志的典型人物。16歲考入名牌大學,20歲大學畢業分配至峨眉半導體材料研究所工作,由于成績突出,獲得組織信任並重點培養,進入黨政機關工作。短短7年時間,楊建钊就從一名普通幹部成長爲副縣級領導幹部。從20015月起,先後擔任峨眉山市委常委,夾江縣委常委、副縣長,樂山市人防辦主任,井研縣縣長,樂山市政府副秘書長,樂山市市中區政協主席等職務。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李剛:隨著工作經曆的增加和職務的升遷,楊建钊不是把聰明才智完全用在工作上,而是漸漸用在了貪腐的歪門邪道上。

20055月,峨眉山市殡儀館啓動改擴建工程。招投標公告一挂出,就被某建築公司老板李某盯上。爲了拿下這個工程,李某找到了自己的“發小”——時任峨眉山市委常委的楊建钊。楊建钊在留置期間供述說:他和李某從小一個院壩長大,相互之間也比較熟悉,關系也比較好,他來找到我,我也不好推辭。隨後,在楊建钊的關照下,李某順利地拿下了該工程,並在2006年春節以拜年的名義,送給楊建钊現金人民幣10萬元。

在與李某有了不當經濟往來後,楊建钊的法紀防線就此決堤,內心的貪腐欲望急劇膨脹。20132014年,楊建钊安排李某指定公司財務人員,分兩次將現金190萬元存入指定賬戶,用于購買一套聯排別墅。爲了躲避追查,楊建钊還與李某統一口徑,將190萬元房款造假爲借款。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 易思敏:留置初期,楊建钊仍然對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不以爲然,避重就輕,試圖掩蓋事實真相,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企圖在組織面前掩蓋事實真相。組織上還發現他在《2017年領導幹部個人事項報告表》中申報名下共有房産13處,實際上他擁有房産19處,6處均未申報,嚴重違反組織紀律。

楊建钊在忏悔中寫到,當自己一步一步從普通公務員升遷爲領導幹部時,最先迷失的就是對自我的認識。覺得是自己靠個人能力爭取來的,是本事,是自己會左右逢源、見風使舵,更是將職位異化爲個人私産,把黨組織和人民賦予的職務權力當成私權,作爲交換利益的籌碼。因此,當一次次面對紅包禮金的誘惑,他毫無抵擋,心安理得。

調查人員發現,在與楊建钊相關的一些案件資料中,記載了多份署名索郎”“楊建建的存折明細,賬戶中都曾有過數十萬元的存取記錄。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張偉:楊建钊在西藏工作期間,利用當時網絡不發達、信息不對稱的漏洞,給自己辦理了兩個假名字的一代身份證,並在回四川後用假名字辦理了銀行存折,存折裏的錢均爲他違紀違法所得。

翻閱卷宗不難發現,楊建钊違紀違法行爲在所擔任過的每個領導崗位上幾乎都有發生。據統計,在擔任夾江縣委常委、副縣長期間,楊建钊收受所轄企業、下級主管人員現金人民幣共計47萬元;在任樂山市人防辦主任的一年時間裏,其收受相關企業現金人民幣共計30萬元。

【同期聲】樂山市市中區原政協主席 楊建钊:從原來收受幾千元都感覺忐忑感覺害怕,到後來收受幾萬元、十幾萬元覺得理所應當,一步一步地,由此走向犯罪的深淵

將公權力異化爲私權,使楊建钊在墮落之路上加速蛻變。2012年,楊建钊擔任井研縣長主政一方後,更是在與企業老板們的觥籌交錯中放縱自我,在違法犯罪的深淵中越陷越深。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張偉:2012年11月,楊建钊任井研縣縣長後,到轄區的相關企業開展調研工作,認識了很多商人老板,成爲了他們“攻關”的重點對象,長期吃請、往來。關某就是其中一員。

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20138月,關某的公司競拍下一塊商住用地,但由于資金緊張,無法按時繳納土地出讓金,在向縣政府提交申請被拒後,關某就找上了楊建钊。爲照顧關某的企業,楊建钊假借支持企業發展,讓關某直接打報告交給自己。沒過多久,在未經集體研究並報縣委批准的情況下,楊建钊擅自簽字同意,暫緩關某的企業繳納土地出讓金6148萬元。

【采訪】樂山市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 易思敏:一年以後,關某才將這6千多萬元土地出讓金繳清,楊建钊這種置紀律和法律于不顧的行爲,違背了黨的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原則,是典型的違反政治紀律和工作紀律。

爲了感謝楊建钊,2014年底,在一次吃請後,關某將一塊價值11萬多港幣的高檔手表送給楊建钊。經查,楊建钊在擔任井研縣縣長的短短3年時間,就收受相關企業人民幣165萬余元。

【同期聲】樂山市市中區原政協主席 楊建钊:在這個收受的過程中間,更多的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其實金錢並沒有給自己帶來什麽東西,只帶來了一點冰冷的數字,帶來了冰冷的一些房産,沒有給我們帶來快樂和幸福,帶給我的,最切身的體會就是恥辱。

2019514日,樂山市沐川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楊建钊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5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其違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采訪】樂山市紀委常委、市監委委員 譚治:楊建钊案是比較典型的領導幹部嚴重違紀及職務犯罪案件,市紀委監委高度重視,融思想政治教育、執紀執法貫通、有效銜接司法于一體,迅速進行嚴肅查處,通過對該案的查處,既懲治了權力腐敗,又挽回了國家損失,既教育了黨員幹部,又厘清了政商關系,實現了查辦案件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主持人:

楊建钊的政治生涯畫上了一個不完美的句號,他的人生也畫上了一個沉重的感歎號。作爲一名從基層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領導幹部,他非但沒有好好珍惜自己來之不易的成就,反而利令智昏,最終年過半百卻落得深陷囹圄的結局。“功成行滿之士,要觀其末路。”楊建钊案警示我們,黨員領導幹部即使有良好的人生開端,如果對黨紀法規缺乏敬畏之心,面對誘惑亂伸手,最終面對的將是失敗的人生。

好,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感謝收看,下周再見。

編輯人員:肖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