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丨 收藏本站丨 關于我們

搜索丨

首頁 > 蜀地清風 > 廉潔藝苑

“清廉四川文藝創作工程”作品展——詩歌類

發布時間:2016-12-02 17:07:50 來源:四川省紀委 字體大小: 大 中 小 分享至:

爲進一步推進四川廉政文化建設,提升廉政文化的層次和水平,營造風清氣正、崇廉尚實、幹事創業、遵紀守法的良好政治生態,四川省紀委監察廳、四川省文聯于2016年上半年在全省啓動了清廉四川文藝創作工程。通過美術、書法、攝影和詩歌等藝術形式大力弘揚廉政文化,傳播廉潔理念,推進全省反腐倡廉建設。

創作工程啓動以來,廣大文藝家和文藝工作中深入生活,紮根基層,面向人民,潛心創作,共收到文藝作品3000余件(首)。經過評審,共評選出優秀作品200余件(首)。

這些優秀作品,主題鮮明、內涵豐富、形式多樣,體現出較強的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美術作品涵蓋了國、油、版、雕、漫等所有美術種類,抒發了出淤泥而不染的道德情懷;書法作品筆墨飛動,于濃淡枯濕中寄寓了無盡的文人風骨,诠釋崇廉尚實這個永恒話題;影攝作品准確、翔實地記錄了當代老百姓的良好生活風貌,新觀念、新理論、新生活、新農村、新工業園;詩歌作品刻畫了一個個感人的幹部形象······

2016年10月26日,“清廉四川文藝創作工程”作品展在四川省美術館開幕,200余件精美的廉政文化藝術作品集中亮相,多角度展示清廉四川、詩意四川、文化四川的良好形象。12月上旬,這些作品將赴部分市(州)巡展,把新風正氣的種子播撒在天府大地。

本網特精選部分優秀作品與廣大網友一同賞析。


 

風吹包公祠

文/李永才

 

早來一步,或許就可以看見

用額頭喊冤的人,跪低了多少衙門的台階

一雙陽光一樣的大手

從凜冽的北風中,伸過來

那些貪食的鳥兒,被你捉進籠子

從此,卞河的柳枝,少了一聲鴉鳴

 

那位青天一樣的人,走了

踩著大宋的泥濘,一走就是千多年

一片陽光照過的地方

不過一年的光景,就落滿寒霜,草木生涼

庭院的古柏,像是一位說書的老人

搖晃著南衙的椅子,沉默已久

 

你走後,這些慣于腐朽的窗格

又長出了新的枝條

王朝的底色,命定走不出黃河的流沙

這片土地上的黎民

望著節亮風清的馬蹄聲,絕塵而去

一紀馬鞭,掩埋了他們心中

唯一神聖的琉璃瓦當

 

從秋天的大門走出

那條通向陌生的青石板路

已在北宋生鏽的記憶裏,雜草叢生

草不盡,狐兔何愁?

透過一位書生,峭直的袖口

風從西邊吹來,一些破碎的文字

被無情地吹散了

 


 

真相(外一首)

文/周劍波

 

時間考驗真相,流水腐蝕記憶

良知孤獨

以耐力推舟,推纖繩過江的螞蚱

一層光陰的皮

以幽靈之軀成全欲望的三千柵欄

一只烏鴉啄食了海拔

啄破了與盜世者在水銀裏殊途同歸的失眠

所望奢侈——有人因死而生

有人枉死塵土,有人冥冥中生還良願

善惡只隔一層紙,隔著無盡,隔著

良民和暴徒

區別只在一念。區別不在同一種領域

所謂向善,途中未知的黑

和高于人類的頭顱終將自絕于人類

他們虛構的身體

塗滿香油和鴉片。誰虛設了贊美和謊言?

強盜敲門,聲如空篌

它們詛咒烏鴉,又在暗夜裏共謀

結局像童話的太陽,有寓言的修辭

在流離失所時等候

未知之相

 

 


 

十送紅軍

文/黎正明

 

——七月,在四川通江王坪紅軍碑林

 

槍聲、號聲、呐喊聲

這些被炮火送上雲端的人傑

寂入墓碑

 

布谷、柳莺、畫眉

宛轉在

白色戰陣的堅硬之上

 

只有無字的史書經久不腐

只有崇高的理想依然升華

你聽,鳥兒們怎樣深情誦讀

 

只有讀到碑眉那顆紅星

讀一下,就心跳一次

讀一遍,便血湧如潮

 

風鈴草接著讀響夜雨

明月繼續讀靜清風

螢火蟲搖曳草間的星星遠去

 

我知道它們的好意:

七月該是歸期

碑林白色,香蠟紅色,旋律金色

 


 

竹與梅

文/李明利

 

一、

竹子青青,也親著青山

很多人來過,很多人離去

坐過這竹椅像是修行

只有這竹子沒有離去

他的心是空的,面對雲天

 

一片一片的竹子,看楓樹紅了

朝霞、晚霞也反複紅過

猶如初戀,只有竹子世代

堅守著廉潔的綠

堅守那一份聖地高雅的情緣

 

二、

無論梅,還是雜樹

每一棵樹,都發芽開花

平常在日月裏過路

 

如今,一開才知道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起向遠方出入

 

清晨,打開天窗

一只鳥,闖進眼睑

善眉慈目,滿懷情愫

 

花落河山,留下種子

陽光是一面鏡子照亮別人

也照自己,從正門進出

 


 

硬性的詞語(組詩)

文/鄧太忠

 

兩袖清風

遊走仕途的影子

過水越山

輕松如雲

 

那些瞳孔裏的天下

風回路轉

春意盎然

 

回首老去的時光

高處勝寒

自在心安

 

一塵不染

不是一頁空白

是一幅山水

線條與色彩的牽手

走進層次的深遠

淺唱低吟

 

雨季裏的畫外音

穿透一種意境

精髓爬滿生命的骨架

明亮依然

悅目賞心

 

高風亮節

層面失去高低

骨節開花的聲音

輕風細雨

 

不想果實的生熟

只觸摸到風清氣正的時光

溫暖宜人

 

走和留,出和進

自己的靈魂

只在背影裏旅行

 

醉生夢死

風一過

落葉的疼痛,還在

遲鈍的記憶

發酵爲酒

 

醉了的人,躲進

族譜的陰陽

笑談人生

 

清醒的人,走在

回家的路上

生不如死

 

取之有道

一扇門開啓

另一扇窗還關著

 

一扇門車水馬龍

另一扇窗鬥轉星移

 

有些人來了又回去了

有些人回去又來了

 

原來,良心路上的人

才認得自己

 


 

割下身體裏的陰影

文/亞  男

 

——寫給一個反腐鬥士

 

腐朽的天氣,翹首等待放晴

風吹著大地上那些投下來的陰影

你站在最深處

手起刀落  思想的河

波瀾壯闊

你手裏的利劍洞穿時光

草叢裏的蟲子和光隱藏不住身體裏的毒

一旦發作

天氣就會黴變

 

蘸著寒光的劍

出鞘之後,所向霹雳。聞風喪膽的陰影

只有在黑暗裏交易

閃電裏的雷鳴和身體是藏不住狡詐的

一個人滿身的光

都是來自內心的

 

而陰影

割下之後,進步的山巒

綠意蔥茏

 


 

廉潔之歌(組詩)

文/胡  容

 

看到這個詞彙

心中,有縷微風拂過

想到這個傳承

腦海,總會蕩起清波

 

它是嶺上青松

大雪壓不跨,青翠而挺拔

它是山中幽蘭

塵世紛纭,永葆雅潔品格

 

他是名相魏征

它是“居安思危,戒奢以儉”八字箴言

他是“五膽忠臣”範仲淹

它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他是絕代廉吏于成龍

它是克己奉公,兩袖清風

一塵不染

 

它是爲官之道

它是爲人之樂

它,是先賢諄諄教誨

它,是曆史發展贊歌!

 

艱苦樸素

是黨根植群衆的優良傳統

廉潔清政

是共産黨人代代相傳的無私作風

 

記得歲月滄桑

記得戰爭年代,記得“小米加步槍”

記得朱德的扁擔,記得徐廣達將軍餓死的周歲女兒

記得周恩來,我們的開國總理

記得他那件穿了幾十年,洗像紗一樣薄的睡衣

記得他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

 

記得焦裕祿

河南蘭考原縣委書記

他把生命留在了黃河邊

把迎難而上、艱苦奮鬥的精神留在了中華大地

記得孔繁森留下的遺物——

七尺男兒殉職阿裏時

口袋裏只有8塊6角錢

我們的清貧赤子,“千秋鬼雄”

把滿腔熱血,灑在了遼闊的青藏高原

 

記得牛玉儒

燃燒自己,照亮大家

記得“立警爲公

執法爲民”的任長霞

記得馬祖光

淡泊名利,甘爲人梯

記得梁雨潤

“官可以不做

事不可不管”的百姓好書記……

 

我們記得的

還有很多,很多

記得那些清廉正直的品格

記得那些純潔高尚的魂魄

記得他們不忘勵精勤勉的服務根本

記得他們不負老百姓的深沉囑托

 

他們像明燈

一直照亮著可愛的祖國

他們擁有永遠的家

——人民群衆溫暖的心窩

他們的事迹

會一直流傳,在祖國曆史的長河

 

但是

有的人還是難以滌盡心底的龌龊

被欲望卷入貪腐的漩渦

古有趙高、石崇、蔡京、嚴嵩、和珅……

被永遠釘在曆史恥辱柱

今有文強、成克傑、徐才厚、令計劃、周永康爲代表的一批蛀蟲

落得個被人民審判、唾棄的結果

 

我們的黨,對此保持足夠警醒

時時爲貪贓枉法者敲響警鍾

打老虎,拍蒼蠅,去陰霾

讓腐敗被清政所震懾、讓正義戰勝邪惡

讓每一個公民,都能真切感受到太陽的光輝

 

記得陳毅老帥曾告誡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一代偉人毛澤東曾說過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將不國

習大大在一次會議上指出

——能否廉潔自律,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公生明,廉生威”

“取傷廉,與傷惠”

“生于憂患,死與安樂”

廉潔,是道德的理想

廉潔,是奮鬥的戰歌

 

廉潔,是時代希望的清風

廉潔,是大地明亮的花朵

我們呼喚廉潔,我們的社會更加美麗祥和

我們永葆廉潔,我們的事業正波瀾壯闊!

 


 

白色花

文/陳小平

 

寂靜。窗外有秋蟲唧唧

淒麗、清幽

盛開的白色花朵

恬睡在夜晚漆黑的瞳孔裏

 

冰涼的雪。潔白的唇

一件小心珍藏的瓷器

摔碎于比夢更深的夢裏

它給我帶來眼淚

也帶來光芒

那些碎片,像泊于水中

的月華。慘白如熾

照耀著你冷漠的面龐

 

一些與燃燒有關的詞句

一片爲秋天深刻思想的楓葉

令我驚駭萬分

敢說美好事物一旦燃燒

就注定不會留下果實

一如恬睡在夜晚漆黑瞳孔裏

盛開的白色花朵

 

但是如果死亡無法逃避

我還是情願被一朵花所謀殺

如果有一天我會溺水

遭受一千朵花的圍困

我仍然只會呼喊一個名字

白色花……白色花

白色花已悄沒聲息

白色花已成爲一片廢墟

自從我一百次走過它的身旁

忍受一百次誘惑的痛楚

一百次靈魂的苦難之後

它依然靜候在我的詩句上

灼灼盛開

 

這些傾訴,如夢呓

誰能聽見?誰能永久地占據

直到栉風沐雨的紅塵中

心已變得半冷半暖

直到夜晚因思念的緣故

汩汩流淌,成爲一條河流

而我則作爲一根水草的形象

掙紮于旋渦的中央

純潔地詢問逍遙的遊魚

爲什麽?白色花

爲什麽你一步就抵達永恒

 


 

斬腐利劍

文/郭  毅

 

這一年春天,我斷然磨利的刃口,

不忍心從鞘裏抽出。

流言與厄運在人民中間滂沱,

我控制不住憤怒與深恨,

必須閃亮登場,向你亮出正義的腰身。

 

每一步行動,每一聲怒吼,

都是晴天霹雳,穿過你的血骨,

像准確命中的靶心,

令我心碎腸斷,垂首頓足,

把遮蔽春日的雲翳緩緩撥開。

 

祖國因我柔曼光明地前行,

人民因你在半路停步顔開。

江山、河流和樹木,肅穆靜立,

好似打開的星星燈盞,

照亮版圖,找到發展的經緯。

 

透過你黑鐵條的窗戶,

你臉上的驚恐和不安,

在你微微發抖的身上畢現。

那失去理想和信仰的頭顱,

從哪個方面都讓我變得果敢。

 

一片片花瓣,各姿各式,

從大大小小的草木冒出來,

好似熊熊火焰在大地上燎原。

我挺立的標識,從你那裏,

獲取的信心,只要你伸出手來,

就毫不猶豫堅決斬斷!

 


 

挂鏡台

文/梁  平

 

白馬關過往的馬都要停留

在鏡前驗明身份

白,或者黑

樓上的鏡子格外明亮

妖魔、鬼蜮 、甚至蟲蠅塵埃

所有陽光下的陰霾

都不能伺機

從明鏡前蒙混過關

 

這和舊時

衙門懸挂的鏡子不一樣

衙門的鏡子看臉色

看驚堂木的起落

忽明忽暗

那裏鳴冤的鼓聲

樓前遼闊的陽光把鏡子照亮

善惡盡收眼底

馬蹄踩踏石板的清脆

指向遠方

一馬平川的地方

天很藍,清澈如鏡面

翻檢世間每一個真面目

沿著慵懶的石頭階梯翻滾

讓六月的天空下雪

 

編輯人員:政務平